全部商品分类
建筑材料 >
建筑、建材类管材建筑玻璃梯类吊顶材料管道系统建筑装修施工工地施工材料石材石料功能材料其他建筑材料

郑隆喜-梅花锁具-浙江浦江梅花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介绍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12日 11:15
阅读:()次 信息来源:入围fly qq215598251

郑隆喜-梅花锁具-浙江浦江梅花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介绍

人物小结:梅花锁业集团公司董事长,被授予梅花锁业集团“中国十大锁王”称号

郑隆喜简介:

47岁才开始创业,十年时间凳上“锁王”宝座,梅花锁业集团公司董事长郑隆喜的成功路不能不说是奇迹。但分析这奇迹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这位老五金人对市场空白的精准分析和目标市场的调研,比如:92年时,市场上只有30毫米规格的挂锁,郑隆喜就生产25毫米的挂锁;市场上有两把和四把钥匙的锁,郑隆喜就生产三把钥匙的锁。

梅花锁业集团公司董事长郑隆喜47岁才开始创业,可以说是大器晚成吧。他就是凭着一把小小的挂锁,十年左右时间就登上了锁王的“封神榜”,一年造锁就造出了1.4亿元产值,其中出口额就有900多万美元。

去年8月,中国五金制品协会授予梅花锁业集团“中国十大锁王”称号后,郑隆喜就特意打造了这把“锁王”。今年郑隆喜已61岁了,但他依然掌舵着梅花锁业,每天依然在车间穿梭忙碌着。

“天命”年下海搏浪

一年能赚个四五万就好了。这是郑隆喜下海之初定下的目标数。郑隆喜是技术员出身,从工作的第一天就与锁具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在浦江县的国有锁厂干了近20年,后来转战义乌,在义乌市锁厂当副厂长,做的还是技术活。

当厂长,业绩干得再出色,一年奖金最多也只是二三千元。快要“知天命”的时候,郑隆喜想到了下海单干。“人家能做锁能卖锁,自己也能做到”,郑隆喜告诉浙江市场导报记者。

正当他心思蠢蠢欲动时,时任浦江县父母官的郑宇民一席话给了他一颗定心丸,郑宇民积极鼓励浦江人下海弄潮——农民可以下海,当干部也可以下海试身手。

1992年,郑隆喜辞了职,向义乌一个老板借了15万元,第二年办起了锁厂。他们刚生产的时候,市场上的挂锁只有30毫米一种规格。郑隆喜就凭着技术员的老底子,开发生产25毫米规格的挂锁,就像庖丁解牛一样,这么一个简单的“变种”就让郑隆喜尝到了甜头,1994年他很轻松就赚到了20多万元。

为什么取名“梅花”?郑隆喜说,工厂是正月里办起来的,正月里梅花盛开时,产品生产出来了,于是应景取了“梅花”,厂名为梅花,产品也为梅花,并当即向工商局申请注册。当时他的想法也很简单:人都有个名字,产品区别于他人也应该取个名字。

现在回过头来,郑隆喜很庆幸自己当时的决策。他随机取的“梅花”给他带了很大方便,梅花的五个花瓣均匀分布,挂锁上的梅花图案很好印,而且,梅花商标的制作模具也不容易损坏。

更让郑隆喜高兴的是,从此,梅花锁业的品牌之路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1999年,“梅花”锁获取了金华名牌产品;2001年,取得了浙江省著名商标;2002年,又从中国日用五金协会那里捧回了“中国挂锁中心”的金字招牌。

“梅花”梦开始绽放

郑隆喜下海办锁厂的初衷很朴素:“一年赚个四五万元,比上班总要好”。但一个偶然让他改变了初衷。

有一回,一个住在香港的亲戚回来省亲,参观了小小的梅花锁厂后对郑隆喜说,不要看现在香港台湾的一些企业做得很大,他们也像你这样从小起家,一步步做到了亚洲第一、世界第一,你这朵小小梅花也很有发展前景的。这一席话给了郑隆喜很大的启发,一个做大“梅花”的梦想开始绽放。

“我有基础,有头脑,照样能把企业做大”。他加大了对目标市场的调研,当时,所有的锁厂生产的锁要么配两把钥匙、要么配四把钥匙。有一次,一个客户偶然提起,市场上为什么没有配备3把钥匙的锁?细心的郑隆喜一个子意识到:这是个市场空缺。于是果断向市场投放配有3把钥匙的挂锁,果然,销路非常好,四川人尤其喜欢。

当时,浦江办锁厂的人挺多,有三四百家同类型企业挤在一起,互相竞争非常激烈。为了争夺市场,一些企业一方面压价,另一方面又大肆偷工减料,铜匙改薄、锁芯改铜为锌合金。心中藏有做大抱负的郑隆喜没有跟这股风,坚持质量第一,“不管铜价涨得多高、不管利摊得多薄,梅花牌锁永远是铜锁芯。”

由于梅花锁质量好,做工又精细,于是,一些客户在购买锁时就跟着经销商找到了他的厂。“梅花”的名声越做越大,直接上门要货的客户也越来越多。

为了保证企业的发展后劲,郑隆喜不惜巨资添置先进生产和检测设备,成品率达到99%。高精密度的检测设备使得梅花锁业的产品在性能、抗拉强度、灵活度、互开率上均达到行业及国家标准,在连续八年的市场检测中“梅花”锁都是合格产品。

郑隆喜说,现在,他们公司正引入信息化管理系统,从接订单开始到生产制作流程、出库收款,全部可以依靠电脑帮助完成操作,一个工人可以同时操作好几台机器,效率大大提高。“2008年,企业产值将达到2.5亿元,到2013年要达到世界同行的先进水平”。

就这样,郑隆喜一步一个脚印把挂锁厂越办越大,离心中的梦想也越来越近。

“锁王”挥师向海外

浦江的锁业发展比较早,郑隆喜下海时已比较迟了,有点像老童生赶考。但偏偏是郑隆喜后来居上,成就了“锁王”美誉。原因何在?郑隆喜说,就在于他的专。郑隆喜的发展思路很明确,就是做专做好,不是大而全,而是专而大。浦江很多锁业发展起来了,心也就野起来,看到房地产火热就进军房地产,看到酒店有利可图,就开起了大酒店。他却不然,专心致志于这把小小的锁,从1993年至今,郑隆喜专研的就是一件事——如何把锁做得更好。

现在,梅花锁业已是国内产销量最大、规格品种最全的专业生产锁具的企业之一,年产量7000万把梅花锁,企业从生产一种锁变为生产横开锁、直开锁、铜挂锁、铁挂锁、钢挂锁、叶片锁、电气专用锁及各种异形锁等数百种规格,郑隆喜成了名副其实的“锁王”。“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开发什么”,郑隆喜告诉浙江市场导报记者,他们公司一年有10多种新产品诞生,很受市场欢迎。

“不要小看这把小小的挂锁呀”,郑隆喜说,现在一些人有这样的看法,城市里已经不用挂锁而只有农村在用,用挂锁的都是穷国家,富的国家已不用了。“恰恰相反,我们的挂锁销售网络都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欧美等许多发达国家也都在用我们的锁。”

老郑说,他们生产的锁刚挺进国际市场,参加德国科隆、美国芝加哥、巴拿马等地的展览会时,客户都不屑过来看,没关系,那我们去看人家的产品,找差距后再回家努力;今年再去科隆参展时,过来看样品的客户很多了,一些客户还当场下单。现在,“梅花”挂锁销往海外市场,老外就爱不释手。

2001年梅花锁业拿到了自行进出口权,去年,梅花锁业的产品打入欧美市场。

据统计,他们新开发的薄型铜锁系列产品有100余种打入国际市场。“今后3年,我们重点主攻欧美市场,要让越来越多的欧美人使用我们生产的锁”。

“浦江”锁要成大业

今年6月,郑隆喜在厂里举办了一次“中国制锁先进设备展示会”。郑说,他举办这个展示会的目的,就是让全国做设备的人与生产锁具的人都聚到浦江来,进行一次大交流,提升浦江锁具整个行业的档次和知名度。

“我现在已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多的是想担负起振兴行业的责任”。郑隆喜之所以以一家企业之力来承办此次“中国”范围的展会,就是想让浦江锁具获取更多更新的市场信息,了解行业的发展趋势,以便及时把握机会。“沟通和交流,有时比单单的一项技术革新更能提升整个块状经济的实力。”

郑隆喜现在担任浙江省挂锁行业协会会长。他告诉记者,浦江县一把小小挂锁已经做出了一个大产业,年产量达10亿把,年产值达20亿元,全国市场占有率60%,产品远销世界各地。目前,浦江县已成为全国最大的挂锁生产加工基地和产品集散地。

“浦江依托区域优势,形成了一条制锁产业链。要想继续保持这一优势,浦江锁业的龙头企业与中小企业应该走到一起来,小企业可以给大企业贴牌,大企业可以把业务单子化整为零,合作比恶性的价格倾压更能提升整个行业。”

他希望浦江的制锁零配件企业走专业化、规模化之路,专业做钥匙的、专业做弹簧的等加强联合,提高产品档次和专业水准,把浦江的制锁产业链流转得更集约更快速更润滑,共同把浦江锁业做得更大更强。